竭泽泽

微博同lof 高中狗半月一回家 懒癌炸裂

 

【忘羡】什么事

千fo点梗    @东雨

大概是一个会撩人的羡     后期江宇直上线    一发完    这大概是我写的最长的一发了     不瞒各位    我写的就是我们学校 

 

 

“蓝湛,诶,蓝湛!”

 

蓝忘机向后靠了靠,偏偏头表示听见了。

 

第一节是政治课,老师明明是个三十出头的青壮年女性,三寸裹脚布之舌却深得八十岁老妇真传,天南海北大街小巷国内国外官员平民,没有她扯不到的,偶尔讲到起劲处,还会带领全班同学一起尬笑。只是从来不讲知识点。

 

魏无羡对这种背多分的学科向来兴趣缺缺,一般都是把自己藏进蓝忘机笔挺的背影里,借着掩护去补前天晚上葬送在五杀里的睡眠。

 

然而今天魏无羡却格外精神,平时缠绵悱恻的上下眼皮被迫分居异地,它们的主人则不怀好意的在“哈哈哈”的BGM里用弯弯眼角里噙满的笑意意淫蓝忘机的背影。

 

见蓝忘机只是态度冷淡的搭理了自己,魏无羡狭长的柳叶眼眼尾一挑,凑上去压低了声音说:“你靠过来一点,我有话和你说。”

 

蓝忘机又往后靠了靠。然而他没听到魏无羡要说的话,反而觉得耳根一热一痒,半边身体都麻了——魏无羡好整以暇地朝他后脖子吹了口气,还特意在他耳边低笑了一声。

 

蓝忘机:“……”

 

魏无羡对僵成一条的前桌非常满意,趁着全班还在陪老师尬笑的当儿,伸手捏了捏蓝忘机的侧腰。

 

蓝忘机吓得连呼吸都忘了,飞快的伸手抓住魏无羡的手腕:“你干什么!”

 

魏无羡被他扯得整个趴在桌上,却不以为意的弯弯眼角,歪头笑盈盈的看着他,用还自由的手指在蓝忘机的掌心摩挲了两下,慢吞吞地画了一个圆。

 

蓝忘机立即向触电一样甩开了他的手,始作俑者“嘿嘿”一笑,变本加厉的把手从蓝忘机的校服下摆伸了进去。

 

“魏无羡!一大清早的睡什么睡!站起来!”

 

魏无羡:“……”

 

师命如山,魏无羡只好放开手里的温香软玉,把满脑子色泽鲜艳想法揉巴揉巴吞回肚子,装出一副足以以假乱真的刚睡醒的迷茫出来,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政治老师:“我问你,你对如今国际争端严重有什么想法?”

 

好在魏无羡也是个满嘴跑火车的,非礼前桌的时候没脑子,站起来到没忘了把脑子捡起来,顺着老师的话音侃侃而谈,和老师磕牙打屁的用最后几分钟表演了一段相声。

 

第一节下课本来是大课间,由于高三已经考完放生大自然了,强迫症晚期的校领导对缺了个口的队形恨得牙根痒痒,就放任了这半个小时的课间。

 

本来应该是全班坐在教室里看英语老师推荐的动不动就尬唱的英语电影,然而身为班长的蓝忘机却身先士卒的拉着魏无羡跑了。

 

虽然不应该,但不得不说,学校真的是一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无论是教师厕所,还是暗无天日的实验楼,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僻静的小角落,都会有小情侣阴魂不散的影子。不过蓝忘机比他们机智得多,他一路把魏无羡拉到了艺术楼最角落的琴房,急不可耐把魏无羡塞了进去,从里面上了锁。

 

魏无羡一直没有表现出任何异议,只是笑盈盈的半倚在钢琴上,在蓝忘机转回身的时候伸长了胳膊拉上窗帘。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还拉窗帘,其暗示程度无异于往人手里塞一盒避孕套再附赠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蓝忘机原本还在犹豫,觉得光天化日里朗朗乾坤下,以学校为地点谈恋爱不太好,但在魏无羡这个撩骚八段选手面前,这些顾虑通通成了矜持且欲擒故纵的蒜皮。蓝忘机抿了抿嘴唇,像是下定了烈士断腕的决心,伸手扣住魏无羡的左肩,魏无羡笑嘻嘻的顺着他的力道靠在钢琴上,被蓝忘机紧紧按住也没抗议,只是在眼里盛了两碗揶揄的了然和想入非非。

 

蓝忘机最怕他这样蔫坏的笑,于是只好身体力行的凑近了,把嘴唇印在魏无羡闭起的眼睛上,然后顺势下移,到鼻梁,鼻尖,最后停留在嘴唇上。

 

魏无羡有意无意的从嗓子里沙哑的哼出一声,偏了偏头加深了这个吻,打开齿关回应蓝忘机的动作,一边曲起膝盖去摩挲蓝忘机的大腿外侧,右手又不安分的故技重施,钻进了蓝忘机校服下摆,用手指去丈量他的腰围。

 

同样是没开过荤的小处男,比起魏无羡的游刃有余,或者说从小黄片里学来的游刃有余,纯情少男蓝忘机就显得急色又笨手笨脚,他按在魏无羡肩上的手一紧,继而下移,如法炮制的在魏无羡腰上毫无技巧章法可言的一掐,然后分开喘了口气。

 

魏无羡的嘴唇泛着红,带着一点诱人的水润,他对中场休息不是特别理解,刚准备开口发问,就看到了蓝忘机晦暗不明的眼神,不由得有些惴惴不安,于是从善如流的给了他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笑,凑上去讨好的亲了亲蓝忘机的脸。

 

蓝忘机虚搭在魏无羡腰上的手一发力,魏无羡就感觉到了来自地心引力的挽留——蓝忘机把他掐着腰抱了起来。于是所有的游刃有余全都变成了过眼云烟,魏无羡下意识的抓住了蓝忘机的肩膀,“嗷”一嗓子开始嘚啵嘚:“卧槽蓝湛放我下来妈的妈的我低空恐高!快快快放我下去啊啊啊啊!”

 

蓝忘机没理他,一鼓作气的把魏无羡放在了钢琴顶上。屁股落在了实处,魏无羡才大大的松了口气,用手捋了捋蓝忘机被他握皱的衣服:“好好的突然发什么风啊你,啊?”

 

蓝忘机无辜的和始作俑者对视了一眼,觉得自己说不过他,于是身体力行的凑上去,把自己嵌进魏无羡双腿间,抬头低声道:“弯腰。”

 

魏无羡弯腰了,双手环住蓝忘机的脖子,和他交换了一个缠绵的亲吻,并且从蓝忘机的唇舌里感觉到了安抚的意味,于是两次被强行摁灭的色心再次起义。

 

“喂,喂。现在播放一个通知,请各班班长来年段办公室开个短会。通知再播送一遍,请各班班长来年段办公室开个短会。通知播放完毕。”

 

蓝忘机:“……”

 

魏无羡:“……”

 

纵然他们的胆子可以上天下海,然而依旧对这位段长发怵。倒不是说他有多凶——虽然的确很凶——但最让人害怕的其实还是那个有点像追踪术的诡异技能,这个技能抓幽会的小情侣一抓一个准,好像他是个荷尔蒙追踪仪一样。而且他还是个强迫症,一旦开会必须全员带齐,有谁不在,他就会去满校园的找。据说有好多男班长都有过被他从厕所里押出来的惨痛经历。

 

况且,蓝忘机和魏无羡这个,实在是不能用简单的谈个恋爱来一言蔽之,因为这位可敬又可爱的段长是个非常保守的老古板,看到早恋都恨不得自戳双目,何况这儿还有俩哥们儿准备了一波大的。要是真让他知道了,指不定先尖叫一声两眼一翻的晕过去,等醒过来在哭天抢地恨不得把他们俩浸猪笼以泄愤。

 

尽管有些懊丧,但蓝忘机还是在在魏无羡腰上拧了一把:“我先去了。”

 

魏无羡猥琐兮兮的一笑:“往哪儿摸呢你?”然后趁机在蓝忘机屁股上摸了两把,被狠狠的拍了爪子。

 

蓝忘机走的算是落荒而逃,一方面是因为追踪器的威慑力实在太大,另一方面是魏无羡放起大来不需要回蓝也不需要冷却时间,一波接一波突突突个不停,只好像个待嫁闺中的大家闺秀一样假装气愤的溜了。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兵荒马乱的背影,揉了揉下巴,觉得蓝忘机这人后劲儿挺大,把他堂堂情圣的脸都烧红了。

 

等魏情圣调整了状态自觉可以出门见人了,才好整以暇的开门把脚往外挪,结果脚还没落地,就看到他的发小江澄江老佛爷靠在对面的门上,用一种恨不得拿这对狗男男浸猪笼以泄愤的眼神瞪着他。

 

 

魏无羡又回到了琴房,和江澄一起。这次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他一进去就拉开了窗帘。

 

都是看一样的毛片长大的,江澄当然晓得魏无羡那点小九九,于是就分外看不起他这种小心翼翼的举动,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着他:“咱俩看的片儿是一样的吧?”

 

魏无羡拨开江澄快戳到他脑门子上的手指,支楞八叉的问:“啊?是啊,不都是我给你的吗?”

 

“胡说。”江澄反驳,“我也给了你好几部呢。”

 

“行吧。”魏无羡回答,“所以重点到底是什么?”

 

江澄沉默了一会儿你:“你和蓝忘机搞在一起多久了?”

 

魏无羡咂舌:“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黄暴,我们这叫高中生纯洁无瑕的青涩爱情好吗?怎么可能说搞就搞,我现在才打到二垒呢,你操什么心,真是那啥不急急死那啥。”

 

江澄:“……”

 

其实江澄的怀疑并不是空穴来风,大概一个多月前,魏无羡他们寝室由于扣分太多,栽了,抽了个惩罚叫做在楼下喊班主任的名字并大声告白。

 

另外三个人都满脸羞耻的喊完了,轮到魏无羡的时候,只见他气沉丹田,对着围观人群喊道:“班长!我喜欢你很久啦!”

 

在静默了三秒之后,全场响起了轰轰烈烈的掌声。在“在一起”起哄声中,江澄转头去看蓝忘机,发现刚才还在心无旁骛刷五三的班长居然转头看向窗外,透过玻璃的阳光给他突然柔和下来的面容镀了一层柔光,蓝忘机微微皱着眉,嘴角却翘着,自言自语:“胡闹。”

 

江澄:“……”狗眼都瞎了好吗?!

 

从那时候起他就觉得蓝忘机和魏无羡之间肯定不简单,没想到今天居然让他捉奸在琴房了。但事实摆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又有点不太想相信了。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

 

“你,咳,你们两个不觉得尴尬吗?”江澄问。

 

“没觉得。”魏无羡说,“我看你比我们更尴尬。”

 

“感谢你还晓得哦。”江澄冷笑。

 

“哎,老佛爷。”魏无羡喊他。

 

“干嘛,小魏子。”江澄没好气的回答。

“你不能接受吗?”魏无羡问。

 

江澄依旧没好气:“我不接受你们俩能分开吗?”

 

“不可能!你接不接受关我们什么事?”魏无羡嬉皮笑脸的一摊手,“不过打个商量,能别跟叔叔阿姨说嘛?”

 

江澄耷拉着嘴角,满脸写着不耐烦:“准了,现在跪下叫江哥。”

 

魏无羡做了个下跪的手势:“得嘞江哥,魏爷给您老人家拜年了!”

 

江澄面无表情,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

 

FIN

  95 10
评论(10)
热度(95)
  1. 淡🍁语-苗竭泽泽 转载了此文字

© 竭泽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