竭泽泽

微博同lof 高中狗半月一回家 懒癌炸裂

 

一梦十三年【二】

上章

私设是有的,ooc也是有的。

04.

当温苑清醒过来时,他已经没有之前的记忆了。

也就是说,这世上记得魏无羡的好的,又只剩下蓝忘机一人了。

其实蓝忘机之后去过几次夷陵,但次次都无功而返。最后一次从乱葬岗上下来后,蓝忘机在夷陵的小镇上逛了逛。

小镇还是热闹如常,沿街依旧是在叫卖自己菜蔬的小贩,每个人都是缓慢而悠闲的。

蓝忘机随着人流漫步,等他回过神,一抬眼就看到一家酒楼。

他曾来过这里。

他和魏无羡,和温苑来过这里。

蓝忘机望着酒楼的牌匾,即使时隔三年之久,但他依稀记得这酒楼好像原先不叫这名字。他在酒楼前驻足片刻,走了进去,看见面生的老板和全然不同的摆设 ,才知道这酒楼是真的易主了。

此时正值午时,蓝忘机却并无食欲,转身出了门。

出门向西南,没几步就瞧见一个担货郎,担子里装着些花花绿绿的玩意儿,在与一个卖鸡蛋的老媪谈笑。

蓝忘机仔细看了几次,确认了这名担货郎就是几年前在人群中看热闹的那个。

蓝忘机想起了那时才三岁的被他用几个小玩意儿收买的温苑,红着小脸,抹着眼泪,还哧溜哧溜地吸着鼻涕,一只手抱着他的腿,另一只手还在不停的摸兜。那时候,温苑的喜悦是看得见的。

鬼使神差般的,他走上去,在那个担货郎的担子面前停步,低着头看着框中的东西。

小木刀,小木剑,小泥人儿,还有几只草织蝴蝶。蓝忘机买下了这些东西,便不再逗留,转身回姑苏。

哪怕温苑忘了从前的事,看到这些也总是会高兴的吧。蓝忘机想。

05.

御剑回到姑苏已经将近黄昏,蓝忘机放下琴后直接去了温苑的房间。

温苑乖巧,蓝启仁这种老顽固又是极喜安静的孩子,很快就同意了给温苑更名,作为姑苏蓝氏本家弟子的事。

温苑——现在已更名为蓝愿——十分讨蓝启仁的喜爱,但蓝启仁表达喜爱的方式比较独特。

当蓝忘机推开蓝愿房间门时,蓝愿正咬着笔头思索。他面前摊着一本《雅正集》,正在一本正经的抄写。

六七岁正是稚子启蒙之时,蓝启仁下了功夫教他,只恨不得把他养成当年的蓝忘机和蓝曦臣。

推门的声音惊动了无比认真的蓝愿,看到来人后,蓝愿立即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含光君。

蓝忘机示意他坐下。似乎自从蓝忘机喝下那壶从彩衣镇买下的天子笑之后,蓝愿就一直用一种敬畏的态度对待他。大概是喝醉之后吓到他了。蓝忘机想,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喝醉后到底做了什么,唯一的痕迹就是胸口的那枚烙印。

蓝忘机低头看蓝愿铺在桌上的宣纸,上面幼童的字迹端正而稚嫩,蓝忘机颇为赞许的点点头,但蓝愿似乎以为做错了什么,将宣纸极快地抽走藏在身后,支支吾吾着:“含光君,这、这张我重写……”

蓝忘机说:“不必,写的很好。”他拿出在夷陵买的那些玩具,递给蓝愿:“这是奖励。”他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但蓝愿看到他手中的东西时,眼神却骤然明亮起来,像是舀入了万千光辉般。他努力忍着笑意,嘴角的弧度却高高扬起,是个十分滑稽的表情,不过他的喜悦却是可以触摸得到的,蓝愿把草织蝴蝶还有小木剑拿到手里就紧紧的攥住了,却依旧一本正经的道:“多谢含光君!”

蓝忘机颔首道了声早些休息便出了门。他很高兴,至少如今,总有些东西是没变的。

TBC

下章

这是一个内心戏澎湃的忘机兄和好感度+50的蓝愿小朋友。

流水账的一章눈_눈临近中考码字时间越来越短,这章还是硬凑凑出来的눈_눈

  116 1
评论(1)
热度(116)

© 竭泽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