竭泽泽

微博同lof 高中狗半月一回家 懒癌炸裂

 

一梦十三年【三】

第一章

第二章

06.

戒鞭抽出来的的伤口,不是那么容易愈合的。

姑苏是江南水乡,每月的梅雨季节更是纷纷扰扰,这天气出游是好的,但却极不利于养伤。

蓝忘机端坐在案前,手中握着一只小巧的白瓷茶杯,忍着背上一阵阵缓慢而钝利的隐痛。

在打发疼痛的时间里,回忆总是一缕一缕地漫出来。

蓝忘机想起那个早已作古多年的父亲,在他极小的时候曾慈爱地摸过他的头,还想起许多年前云深不知处的大火,想起逃亡多时归来的兄长。

但他最常想的,还是魏无羡。

其实魏无羡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他都记得很清楚,但却又总是近乎偏激的想着魏无羡当时是如何穿着,发带是浅红还是暗红,他笑起来习惯的弧度是左嘴角更高一点亦或是右嘴角,每当这时,他就恨不得有金光瑶的记性,把所有有关魏无羡的一切全都记住。

才过了三年不到啊,蓝忘机想,魏无羡的样子却是隐约地模糊起来。或许在不久之后,可能是下一个三年,亦或者是更久,魏无羡的样子终究会被他遗忘。很无奈却又无可奈何。

如果当初把魏无羡拖回姑苏就好了。

如果早点告诉他就好了。

07.

故人入梦完全是意料之外的。

梦中,魏无羡还是在彩衣镇的少年模样,笑得与他生前无异,左嘴角微微斜上去一点,伸手递给他一个白沙枇杷,蓝忘机伸手要接,魏无羡却转头扔给了江澄。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江澄接了枇杷,露了个胜者的笑容,撑着船驶远了。

蓝忘机一回头,魏无羡也不见了,整片河水迅速变成了水行渊,将小船吸向河底。蓝忘机御剑升空,看着船被拖进墨黑的河水中。

那魏无羡、魏无羡呢?!

直觉告诉蓝忘机,魏无羡在屠戮玄武洞。他这样想着,就立刻到了。

屠戮玄武洞昏黑,蓝忘机迅速寻着魏无羡的身影。

“蓝湛!”他听到魏无羡叫他。转头,看到魏无羡站在屠戮玄武的背上,而他背后,妖兽像蛇一样的丑陋脑袋正探出来,朝手舞足蹈的魏无羡张开了满嘴獠牙的巨口。

蓝忘机瞳孔猛地一缩:“不要!”

“不要什么?”

魏无羡的声音突然近在耳畔,蓝忘机定定心神,发现自己正站在云深不知处的围墙上,地上一坛打翻了的天子笑,另一坛在魏无羡手里提着。魏无羡说:“云深不知处禁酒,我在墙上喝总不算吧。”然后抬头将手中的天子笑一饮而尽,还把酒坛空空如也的底部挑衅似的露出来给他看。

蓝忘机半张着嘴想说什么,魏无羡却直接跳下了围墙迅速跑了,蓝忘机也翻下去追,却怎么也追不上。魏无羡的背影从一个十七岁少年的纤长慢慢变得高挑,挺拔,长成了一个男人的模样。突然,魏无羡的身形顿了顿,只听到一阵厉鬼的尖啸,魏无羡的身体迅速被撕的四分五裂,血肉横飞,须臾之间,连零星血肉也没了。

“魏婴!”

蓝忘机想向前奔去,却在半路被挡住。当蓝忘机红着眼抬头时,发现挡住他的人是魏无羡。

魏无羡面无表情,深黑的瞳仁没有一点光彩,半晌才开口,声音也是凉飕飕的:“前几日的乱葬岗围剿,我死了。”

讲到一半,声音却又成了蓝曦臣的:“江澄带着几大世家攻上了乱葬岗,魏无羡已经死了。”

两种声音夹杂在一起,在蓝忘机的耳边嗡嗡作响。蓝忘机蹲下去捂着耳朵,像是极痛苦的皱着眉。突然周围全都安静了,蓝忘机抬头,看到魏无羡朝他俯下身,脸上带着近乎扭曲的恨意。

他说:“蓝忘机,你自作自受。”

TBC

这梦写的我好爽啊(//∇//)

暗搓搓的来求评论(//∇//)

  135 10
评论(10)
热度(135)

© 竭泽泽 | Powered by LOFTER